内蒙古中医药

首页 > 杂志订阅 > 相关论文

调气扶阳腹针合并耳穴疗法治疗失眠的有效性探讨

  

 

摘要:目的:探究调气扶阳腹针合并耳穴疗法治疗失眠的有效性。方法:从2016年5月~2018年5月我院收治的失眠患者中抽选117例,采用数字随机分配法将其分为两组。实验组59例,接受调气扶阳腹针合并耳穴疗法治疗;对照组58例,单纯采取调气扶阳腹针治疗。对比两组临床治疗效果。结果:治疗前,两组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焦虑评分、抑郁评分均无明显差异(P>0.05);治疗后及随访后,实验组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焦虑评分、抑郁评分均明显低于对照组,t=2.4904、3.4920、4.6953、6.3527,P=0.014、0.001、0.000、0.000,组间对比具有统计学意义。结论:对失眠患者采取调气扶阳腹针合并耳穴疗法治疗能够有效改善其失眠症状,明显提升睡眠质量,安全性高,值得临床推广。
关键词:失眠,调气扶阳腹针,耳穴疗法,有效性
【正文】摘自内蒙古中医药杂志,本网整理,欢迎查看。 
失眠主要指睡眠时间与睡眠质量难以满足日间活动功能的一种主观体验。近年来,失眠出现的概率越来越高,发病人群也越来越年轻化,已经成为困扰人们正常生活的主要疾病[1]。因此,临床上对失眠的治疗重视程度越来越高。调气扶阳腹针、耳穴疗法均为中医疗法,针对失眠治疗效果显著。本文主要探究调气扶阳腹针合并耳穴疗法治疗失眠的有效性,具体操作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从2016年5月~2018年5月我院收治的失眠患者中抽选117例进行研究,随机分为实验组和对照组,实验组59例,女性37例,占62.71%,男性22例,占37.29%;患者最高年龄69岁,最低年龄36岁,平均年龄(49.25±4.68)岁。对照组58例,女性35例,占60.34%,男性23例,占39.66%;患者最高年龄68岁,最低年龄37岁,平均年龄(49.19±4.61)岁。对比两组各项临床数据,不存在明显的统计学差异,P>0.05,可比性高。
纳入标准:①所有患者均经过临床确诊,符合失眠相关诊断;②患者了解本次研究相关情况,且自愿参与。排除标准:①不具备完整的临床资料;②存在严重肝肾功能障碍。
1.2治疗方法本次研究选取的两组失眠患者均采取调气扶阳腹针治疗,具体如下:首先,选择针灸针。一般情况下选择无菌针灸针,规格为0.35mm×40mm,如果情况特殊,可以根据患者的实际情况选择相应的针灸针。其次,针灸位置选择。本次研究所选择的针灸基础是任脉,选择任脉0.5寸位置的两条旁线,然后分别于肚脐下3寸、1.5寸,肚脐上4寸、2寸等4组位置进针,总共12针。第三,患者采取平卧体位,将腹部充分暴露出来,医生确定进针位置后,采取秦氏飞针手法,飞快将针灸针刺入所选部位皮下,并且注意避开血管、毛孔,进针后,让针灸针在体内停留20min,然后再将其拔出,完成调气扶阳腹针治疗。实验组在调气扶阳腹针的基础上,加以实施耳穴治疗,具体如下:首先,选择穴位。根据中医辨证,主要选择皮质下、枕、交感、神门、脑等主穴,以及三焦、肾、肺、脾、肝、心等配穴,然后选择上好的王不留行籽,用胶布将其固定在所选的穴位上,最后专业的医务人员用专业的按摩手法进行按揉,每次持续1min左右,3~5次/d。患者按摩部位出现灼热、痛、胀、麻、酸等感觉最佳。值得注意的是,耳穴治疗可能会刺激神经,因此,避免睡前2h按压。两组均连续治疗2周,然后随访2个月,对比两组患者临床治疗效果。
1.3观察指标本次研究主要以两组临床治疗效果和情绪改善情况作为观察指标。其中,临床治疗效果以PSQI(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评估结果为准,总分21分,分数与睡眠质量成负相关。情绪改善情况则由SDS(抑郁自评量表)、SAS(焦虑自评量表)确定,分数与焦虑抑郁情绪成正比[2]。
1.4统计学方法本次研究最后收集的数据采用SPSS25.0软件进行处理,分数等计量资料采用标准差(x±s)表示,用t进行检验,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不同方式治疗的失眠患者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对比治疗前,两组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无明显差异(P>0.05);治疗后及随访后,实验组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均明显低于对照组(P<0.05),组间对比具有统计学意义。

期刊简介

主管单位:内蒙古卫生厅
主办单位:内蒙古自治区中蒙医研究所
国际刊号:ISSN 1006-0979
国内刊号:CN 15-1101/R
邮发代号:国内16-78
刊期:月刊
开本:大16开
语种:中文
发行:全国公开
复合影响因子:0.096
综合影响因子:0.040
创办日期: 1982年
刊社地址: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健康街11号
投稿邮箱:nmgzyyw@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