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中医药

首页 > 杂志订阅 > 相关论文

温潜法治疗阳虚不寐浅析

  

 

摘要不寐病机复杂多样,《内经》提出“阳密乃固”,张仲景、郑钦安、祝味菊等历代名医均对阳虚、虚阳浮越有诸多阐述,通过继承历代医家的学术思想,对阳虚不寐源流、病机及温潜法应用的探讨,并结合阳虚不寐的案例分析讨论运用温潜法治疗阳虚不寐的理论依据。
关键词阳虚不寐,温潜法,理论探讨,病例分析
【正文】摘自内蒙古中医药杂志,本网整理,欢迎查看。
不寐是以不能获得正常睡眠,或入睡困难,或者睡眠时间不足,睡眠浅,严重者彻夜不眠为特征的一种疾病。随着社会压力的增大,生活节奏的加快,人们对养生意识的淡薄,《内经》云:“今时之人,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精气耗散,阳气衰微,阴阳失衡,心肾失交,导致越来越多的人被不寐困扰。《内经》以“贵阳”思想为基础,从卫阳之气入手,认为阴阳出入是人体寤寐之关键,阳气养神功能是正常睡眠的保证,人体阳气与睡眠的关系密切,提出阳虚是不寐病机之一[1]。《冯氏书》云:“盖气血者,后天有形之阴阳也;水火者,先天无形之阴阳也。心虽为神舍,而坎离尤贵交通。越人以阳不入阴,令人不寐,岂非水火未济,坎离失交之故乎?”指出不寐的病机为阳不入阴,临证中阳虚所致阳不入阴者常见,下面就虚阳浮越、阴阳失交所致不寐的发病机制、历代医家的治疗方法做出讨论。
1肾主封藏,真阳存内
《素问·生气通天论》云:“凡阴阳之要,阳密乃固。”“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其中“阳密”“失其所”均指出真阳需潜藏于肾,指出真阳潜藏的重要性。郑钦安云:“一阳本先天乾金所化,故有龙之名。一阳落于二阴之中,化而为水,立水之极,水性下流,此后天坎卦定位,不易之理也。”郑氏将先天元阳喻为真龙,潜藏于深水之中,是人体的正常状态。其在《医法圆通》中提出:“有因肾阳衰而不能启真水上升以交于心,心气即不得下降,故不得卧。”[3]
2真阳虚衰,浮越于上
阳虚引起失眠的病理变化及表现大致分为两个方面:一是阳气受损,虚阳上浮或外越,不能与阴相交的虚性兴奋表现;二是阴寒内盛,阳气受损,阳气虚弱的表现[2]。《吴医汇讲》也提出阳虚不寐的证型,并以“调之肾阳”作为该证型的治则[3]。祝味菊提出:“虚人而躁甚者,气怯于内,阳浮于上……此非阳亢有余,乃阳衰不能自秘也。”真阳本应藏于下焦肾水之中,与心交通,温煦全身经络五脏,如水中之龙,潜于水底。若阳衰不能自秘,虚阳浮越,则给人火旺的假象,使人烦躁不寐。医者如不能仔细体会,一味滋阴清热,疾病可能暂时略有缓解,根本问题仍不能解决。谬之毫厘,差之千里。张锡纯曰:“诚以人当睡时,上焦之阳气下降潜藏,与下焦之阴气会合,则阴阳自能互根,心肾自然相交。由斯知人能寐者,由于阳气之潜藏,其不能寐者,即由于阳气之浮越。”针对真阳虚衰,不在其位,治疗方法应以温阳加潜藏,引火归原,龙居其位,浮火消失,烦躁、不寐等证自然痊愈。
3温阳潜藏,补虚安神
温潜法是温阳法与潜镇法结合的一种方法,温潜法始于张仲景的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桂枝去芍药加蜀漆龙骨牡蛎救逆汤,惊狂、卧起不安等证皆像阳性症状,仲景提出其为阳气虚、亡阳所致,遂用温阳重镇之法治之。祝味菊首先提出“温潜”一词,指出“气虚而兴奋特甚者,宜与温潜之药,温以壮其怯,潜以平其逆,引火归原,导龙入海,此皆古之良法”,并将温潜法灵活变通,与温清、温润、温补法等结合使用。清代医家郑钦安《医理真传》,重视阴阳辨证,应用以附子为代表的温阳药与磁石、三甲(牡蛎、鳖甲、龟板)等潜镇药同用治疗各种阳虚虚阳上扰诸证,意以附子等温阳药激发补充人体阳气,磁石等重镇药将浮越之阳气引回原位,二种药物合用,相得益彰,既能使上焦虚火归于常位,又能补充下焦不足之火。代表方剂有潜阳丹。
4阳虚不寐案例分析
李某,男,53岁,自述患不寐病多年,入睡困难,睡眠浅,且早醒,醒后难以入睡,于每晚入睡前服1片思诺思,每晚可睡4h左右,入睡前及醒后烦躁,如此已有数年,平时怕冷,四肢不温,喜热饮,舌质淡,苔白腻,脉沉紧。诊断为不寐,脾肾阳虚证。处以潜阳封髓丹加减,处方如下:附子60g、干姜30g、炙甘草30g、砂仁15g、肉桂12g、黄柏18g、淫羊藿18g、生龙骨30g、生牡蛎30g。日1剂,水煎服,早晚温服。服药后1周,睡眠质量明显好转,深度加深,可睡6h左右,烦躁减轻,且白天精力充沛。嘱患者继服1周,渐停思诺思。服药1个月后,可睡8h左右,烦躁感觉消失,遂停药,继予金匮肾气丸服用后收工。
按:患者中年男性,睡眠障碍数年,伴有怕冷,四肢不温,便溏,喜热饮,舌淡,苔白腻,脉沉紧等一派阳虚症状,辨为阳虚不寐,阳虚不能自密,阴阳失交,夜不能入阴,故出现烦躁、不寐。附子辛热,能补坎中真阳,真阳为君火之种,补真火即是壮君火也。西砂辛温,纳气归肾。佐以甘草补中,有伏火互根之妙,故曰潜阳。淫羊藿补名门肾火,黄柏、炙甘草苦甘化阴,兼用龙骨牡蛎潜镇摄纳,引火归位,全方温阳潜阳并用,兼用苦味药防止辛味升发太过,故阳气得以补充敛降,归于原位,坎离相交,水火既济,阳虚不寐即愈。
参考文献
[1]禄颖,吴莹,鲁艺,等.《内经》“贵阳”思想与睡眠的关系[J].吉林中医药,2012,32(6):514-543.
[2]汤凤池,李晓芳.从“阳主阴从”角度试论阳虚失眠之证治[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7,26(4):85-87.
[3]赵旭颖,唐启盛,罗斌,等.论明清医家“不寐证”文献溯源[J].吉林中医药,2017,37(1):96-98.

期刊简介

主管单位:内蒙古卫生厅
主办单位:内蒙古自治区中蒙医研究所
国际刊号:ISSN 1006-0979
国内刊号:CN 15-1101/R
邮发代号:国内16-78
刊期:月刊
开本:大16开
语种:中文
发行:全国公开
复合影响因子:0.096
综合影响因子:0.040
创办日期: 1982年
刊社地址: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健康街11号
投稿邮箱:nmgzyyw@163.com